克洛斯霍尔5-7

つまらないときは楽しいうたを

楽しいときは幸せなうたを

幸せなら切ないうたも

どんなうたをさあ歌おうか

【仓亮】下行 (上)

*流水账




换季的时候天气总是反复。
前几天太阳分明出奇得灿烂,今天午后登时就狂风大作。
冷不丁在春寒料峭里打了个喷嚏,大仓忠义不禁又朝大衣里缩了缩,但并没有放慢脚步。

朝商业区走的路上,行人也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多。
影院楼前的巨幅海报板已经换上了当月最新的映画,不过好像并不是今天约好要看的那部。
他感觉自己有点像是在神游,腿上动作不停,脑袋却不知道已经开到哪家小差店吃饭了。

可能有些紧张。
绝对有些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单独两个人出来看电影啊。

“大仓——!这边这边!”

他听到声音下意识地抬头,眯着眼瞅了瞅马路对面。

对面也有个在大风里冻得缩头缩脑的小个子,只穿了件灰色帽衫看起来有些单薄。
一只手放在帽衫前兜里,然后把另一只手伸出来举过头顶。
可能是怕冷又忘记戴手套,伸出的手还攥紧成拳头,朝这边打着招呼。

“啊,亮ちゃん!”
大仓也连忙隔着马路向对方挥挥手。

什么嘛,这种古早纯爱剧一样的开头。

——

说来大仓先生和锦户先生也算是互相认识过大半个人生了。

大仓念小学的时候家旁边有个不算小的公园,秋千沙地什么的。
总在这块区域玩儿的孩子彼此也都打过不少照面,几次下来就会结成小团体。

约好明天几点几分几秒我们在这儿玩超级战队游戏不许迟到。
你的战服是红色的,我的是黑色的,他的是紫色的。
喂喂这家伙总是自说自话,为什么我的就被你自作主张成紫色了啊?

放着战服这种中二设定不管反而先吐槽颜色分配。
之类。

大仓和一起玩儿的横山他们不算太熟。
因为念小学的时候还上着青少年精算班,课余时间不是很多。

但偶尔闲下来想要加入超级战队游戏,也是可以被大度地分到一个角色的。
横山说总演一样的剧情也有点无聊,来来来大仓你演这个被干掉的绿色小怪兽。

锦户是小团体里个头最小的那个。
细胳膊细腿还是个耷拉眼,但其实意外的不好惹。
反正横山和村上两个年龄稍大的都会让着他。
连看起来就超凶的涉谷君也会把最后消灭boss的位置留给他。

大仓很想和他搭几句话,但由于参与小团体玩儿的时间太少,总是抓不住时机。
时机,所谓timing。
大概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认识的为数不多的英语单词。

最后倒是锦户先来说的话。

“大仓さん,要一起去我家吃面吗?大家都去。”
“好……好啊。”

锦户家里人也意外的好相处,几个孩子虽然平时在外边玩儿惯了打杀小游戏,在大人面前还是乖乖巧巧地捧碗吃面。
大仓见横山举着大汤勺盛了第二次,也连忙起身想续碗。
没料到半路被拦住。

“大仓很厉害的吧,一直在学数学呢。”
横山一边端着碗一边笑着说。
大仓觉得那是坏笑。一定是了。

连涉谷听了也开始起哄。
“对啊对啊,我们完全不行诶。”

大仓心心念念着剩下的面,眼下什么话都是过耳风:“不不不……其实也没……”

“我说,大仓给我们表演背诵π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吧。现在电视上不是有很多吗,天才儿童什么的。”
横山的提议一出,大家都看向大仓,连一直埋头吃饭不说话的锦户也放下了筷子。

“那……那我背个e吧,总感觉π还挺常见的。”

大仓忠义,国小二年级。
捧着碗站在锦户家客厅里莫名其妙地开始背诵纳皮尔自然常数。
完事之后还能吃到剩下的面吗,好急啊。

不过这次他选了一个恰当的时机停下,所谓timing。

第一个出声的是锦户。
“好厉害啊,大仓。”

“嘛……不过也就是没什么用啦。”

“但还是很厉害啊!”
锦户有些激动地直起身,朝他这边挪了挪,耷拉眼还充满着求知欲望,“但是……e是什么?”

大仓才想起来现在小学的课程深度和精算班没法比,应该是还没涉及到相关内容,就解释道:“就是一个和π差不多的数啦,小数点后面无限多的那种来着。”

“那为什么电视上的大家都背π不背e啊?”
锦户的背还是挺得直直的,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没关系,e很大度的,它不计较这些的。”

“诶,e好厉害!大仓也好厉害!”
小个子的坐姿又变成了软塌塌地弓着腰,嘴里还不停念叨着。
大仓发现他的碗和他的脸差不多大,刚吃完面的嘴唇油光光的,眼角的泪痣还噼里啪啦地闪。

学数学真好。
我爱数学。
大仓这样想着。

转头看到横山盛走了最后一勺面。


——


念初中之后大仓爸爸工作变动,全家就搬去了别的住址。
后来再和横山他们联系上还算是偶然。

饭局结束之后又被应酬对象带到隔壁街一家酒吧续摊。
尽管对方是大学时代帮过自己很多忙的直系学长,大仓一进到这种超现实魔幻主义酒吧,还是觉得有点应付不来。

虽然入口和墙上的装饰都是带有色情意味的女性招贴画,吧台的饮品也是小孩子最好不要尝试的高浓度,怎么看都像是正常酒吧的样子。
但凌晨一点的即兴节目是双人漫才怎么说还是有些过分了。

大仓正寻思着怎么和学长推脱先走,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打招呼的圆寸小胡子。

“哟!大仓!”

这家酒吧是涉谷开的。
突然就觉得即兴节目被安排得理所当然了。

涉谷说他和横山村上一起出钱开了这家店。
那两个人平时还有别的工作,所以日常都是自己和雇的人在打理。
当然主要是雇的人在打理。
横山和村上每天工作结束,也会来这里喝一杯放松一下。

“这两位是后来的。橘色和蓝色。”
涉谷这样介绍着刚结束表演过来搭讪的丸山和安田。

好吧我是没想到你们初中还在玩角色扮演。
大仓只能在内心暗暗吐槽。

“我当时超喜欢绿色的!”叫丸山的家伙煞有介事地拍了拍大仓的肩膀,“街拐角那家小超市的绿色扭蛋全都被我买走了。”

“但是亮ちゃん说绿色是别人的,他就变橙色了。”
安田也帮着接腔。

“毕竟还是最喜欢橙色了嘛。”

“总之请多关照哟小绿战士!”

喂喂。漫才适可而止吧。
总感觉你们下一秒就能对着鸵鸟唱起歌了。


闲聊了一会儿,大仓感觉自己稍微有点不高兴。

就像是今早去便利店买早餐,发现平时常吃的那种菠萝味早餐包突然被供应商下架了。
可是一个已经迈入二十代的男人还是没有淡定询问便利店老板早餐包去哪儿了的勇气。
他在面包柜前面站了半天,最后拿走了旁边冷柜里的猪肉三明治。
这种失落感,是即使三明治里面有两块培根也拯救不回来的那种失落感。

他最想知道锦户的消息,那个小个子锦户的消息。
不知道有没有因为挑食长不高。
也不知道有没有因为脾气太差找不到工作。

偏偏涉谷不说,他又问不出口。
再待下去可能又得继续听一小时漫才,只能打算就此告辞了。

正准备转头朝和学长刚才的落座的包厢方向走,就看见横山从拐角处二楼的楼梯走下来。
酒吧像刚是从别人手里盘下来的旧房子,二层因为没有对客人开放,所以还没来得及好好翻修。
横山走下来的时候木质楼梯吱呀吱呀作响,漫谈表演之后的酒吧放起了音乐,可大仓就是福至心灵地听见了,然后也地循着声音望过去了。

横山和以前长得差不多,脸白的反光。
他身上挂着个瘦巴巴的人,看起来有点醉的不省人事,还一个劲儿朝他身上粘。
白t恤牛仔裤,腰带松松垮垮的露出来半截。
没胸没屁股腿也不长,后脑勺的头发卷卷硬硬的,有几根还翘着。

横山居然好这口。
大仓想到了小时候被他捞走的最后那一勺面,有点意外。
不知不觉就多站了一会儿。

等他连拖带拽地把身上的人端正挪到吧台椅子上,大仓借着吧台顶的灯光才看清那人的脸。

菠萝味早餐包!

不不嘴瓢了。
是锦户。


——


二十分钟之后大仓就完全把早餐包和三明治的选择问题抛在脑后了。

横山上来大仓好久不见刚才听昴くん说你了长得很高嘛不错不错。
然后哎呀正好你也看到了户くん他今天喝的有点多我这走不太开。
随即又写写划划揣给他一张地址条最后还笑眯眯地拍拍他肩膀。
大仓久违地觉得那是坏笑。一定是了。

虽然有点事出突然但是这是他家地址劳驾你把他送回家吧。
我们对大仓都很放心的。


凌晨的地铁站早就关门了。
大仓看看手里的地址,还挺远的。

这里算是市中心比较大的换乘站,锦户家住在下行方向的倒数第二站。
他开始有些后悔刚才拒绝了学长的顺风车。

锦户看上去喝了挺多,出酒吧大门的时候被夜风吹的哆嗦了一下,还站直揉了把脸。
大仓那一瞬间以为他酒醒了。
谁知道揉完脸这个人又软趴趴地靠在他身上一副我不行了我很虚弱我没法走的样子。

他想从公文包里翻出手机叫的士,另一边又得拖着小醉鬼省的他突然倒下横尸街头。
可锦户一点都没有配合的意思,大仓左手动他就抱左臂,大仓右手动他就靠右臂,一来二去把大仓急出了一身汗。

“小黄战士!”
大仓破罐破摔地把公文包夹在手臂下面,然后面回锦户,双手从两边腋下穿过去把他托住站直。

“撑住啊小黄战士,不能睡,睡了就没法打终极boss了。”
锦户小黄战士好像对打终极boss很感兴趣,抬起睫毛迷迷朦朦看了他一眼,眼周还有点微红。
不过大仓松手的时候,他倒是自己努力地站直了一点。

很乖。
果然还是菠萝味早餐包好。

大仓看见他站直了,忙里偷闲地感慨了一下,终于把手机拿了出来。
只见那边小黄战士坚持了不到三秒,又斜斜地一屁股坐到地上。

可以了可以了,对早餐包也不能要求太多。

什么啊!都说了不是早餐包。


刚才临走的时候横山还一脸神秘。
“户くん最近心情有点不好。”

所以干嘛要和我说。
可能是因为挑食所以没长高吧。
也可能是因为脾气太差所以真的找不到工作吧。
大仓打量了几圈面前的锦户,视线却总是忍不住朝他脸上飘。

比小时候黑了点,眼角下面的痣也还在熟悉的位置。
特别是现在坐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刘海压住一边眉尾,半睁半眯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映着小小的阴影。
总感觉是被人欺负得委委屈屈的,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他借着路灯安静地盯着锦户看了很久一会儿。
久到耳边酒吧里漫谈第二轮的台词和掌声都响起来了,头顶灯罩里的白炽灯管也啪啪响了好几回。
才任命地叹了口气。
先把手机塞进牛仔裤兜里,再把人捞起来朝肩上背,一步一步地朝下行方向走。

“背e……”
“??”

锦户趴在他肩膀上,突然开口嘟囔了一句。
虽然听不太清楚,但和大仓记忆中多年前的声线不一样,有些沙哑,有些低沉。
像这个人一样,在自己不知道的、没参与过的时间里飞快地长大了。

“大仓……”

什么嘛,居然还记得我。
没来由的有些小雀跃。

“……快背e……”
“……”

这家伙的记性为什么这么好,把快过去二十年的梗记到了现在。
明明我自己都忘了。

我讨厌数学。
大仓这样想着。

却什么也没问,顺着小黄战士的要求,脑海里的数字就脱口而出了。

“2.71828……”

“……别停。”

“……18284……”

“下一行……”

“……59045……23536……02874……”

“再……下行……”

“71352……66249……77572……亮ちゃん?”

半晌没再听到回应,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锦户睡着了。

大仓又小心地把身后人的腿朝上托了托,想给他找个更舒服的姿势。

然后继续朝前走。
突然就感觉这么多年翻来覆去放在哪儿都不对的心思,统统都在这里找到了出口。



*tbc

评论(13)
热度(62)

© 克洛斯霍尔5-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