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洛斯霍尔5-7

つまらないときは楽しいうたを

楽しいときは幸せなうたを

幸せなら切ないうたも

どんなうたをさあ歌おうか

【仓亮/足球AU】最好不过

*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没想到吧(意不意外

*心血来潮产物,设定很不严谨,也不一定专业。避免了描写具体的俱乐部名称什么的,就当作是架空吧,年龄操作有。总之bug还蛮多,好久没写了,只能告诉自己开心就好,果咩 TOT;

*提前祝情人节快乐,除夕快乐,新年快乐。


-


锦户亮续约的消息,大仓忠义还是在早餐桌上看到的。


他抖了抖本来整个折起来用来垫烤盘的巴黎人报,把篇幅不短的那篇报道翻来覆去地读了好几遍。

其实左不过是足球评论员毫不留情的左褒右贬。

先是赞许锦户重情重义,在如今球队低迷时期仍旧选择续约,或成球...

5 38

抱歉很久没更新啦
一个原因是现实生活比较忙
另一个原因是掉了新坑(挠头)

觉得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以后可能也不怎么会更新中长篇了
小段子如果有想到的 会来暗戳戳投放哦

有想和我唠嗑打屁cp之外事情的(肯定没有)
也可以私信哦
不过可能会变成我的卖安利演讲大会

其实存着没写的梗还有很多 不过没关系啦
写过的字都是我当时的心情 每个都很重要
记录下来的很重要 错过的也很重要

为数不多的这几篇你们能喜欢就太好啦

真的谢谢!

鞠躬鞠躬!

3 2

夏天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他拼命朝太阳中心最热最烈走,却听到有人从身后气喘吁吁地赶上来拽住他回头,然后一起跌进雪里。

4

【仓亮】代写

踩着刚拿到的滑板四处逛到将近十点,锦户亮才收了板儿悠悠哉哉地晃进club。


说是club,其实就是夜店。起因是有位不太相熟的友人说是要庆祝生日,请锦户一定过来。

本来就是点头之交,一看对方抛来的地址他就更不想去,奈何推脱半天无果,最后只好答应下来。

正巧当天预定的滑板到货,店家一大早就致电通知说晚七点前来取。滑板店离朋友提到的那家club不远,他寻思着时间也差不多,就打算索性去取了板儿先踩着遛遛,等稍晚点再去参加生日会,象征性地把祝福送到就走。


刚在潮闷拥挤的club一层走出几步,他就感觉手臂下夹着的滑板被谁拉住了。

回头一看是同样的东亚面孔,偏光带金属色墨镜映着头顶酒吧...

【GreenYellow】葳蕤

*写几句有感而发,别当真。


日本最近非常和平。


和平到Black战士宣布战队暂时就地解散,大家开始带薪休假。

和平到Green战士的银行账户数字久违地攒起了好几个零,和平到Yellow战士都被邀请去参加东京户外音乐节了。


「(附图)」

「居然被邀请了!Green,你说……我能在音乐节上卖周边吗?」

「恭喜啊Yellow,不过我想周边还是不要的好。」


Green战士抽空回复完Yellow战士的简讯,又开始摆弄刚买回来放在墙角的绿植。其实只是盆普通常见又十分好养活的鸭掌木,最适合没有经验的室内种植新手用来过渡。

好歹也是新的开始。

他决定每天坚持给鸭掌木君浇水...

6 29

【仓亮】三见

*BGM: 寻-华晨宇  沉迷这位小朋友的歌,好有意思啊 :D

*很短哦


——


大仓忠义还挺喜欢花的,所以才会同意那个叫锦户亮的家伙上车。

那家伙站在路边,肩上挂着鼓鼓囊囊的旅行用背包,伸出手臂把两束鸢尾直直地朝上举起,示意着要搭车。


“喏,送你一束。”


锦户亮径自把其中一束斜着压在了他挡风玻璃的雨刮器下面。


然后又从副驾驶上站起身,用一种扭曲的姿势从他因为太大而被放在后排的背包里翻找些什么,裤腰上挂着的便携手电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每晃一下都正好硌在大仓忠义的胳膊上。


虽然这条公路上来往的车辆并不多。大仓...

21 42

【仓亮】夭寿啦大仓忠义偷偷藏在柜子里的零食变成妖精啦

*三个小梗/清理备忘录/本质推歌

*大概找了一个小时敏感词


“是没有故事听就吃人的故事妖精哦。”

大仓忠义亲眼目睹了自己藏在柜子里的零食变成了大概只有食指那么点儿长的妖精。

长着翅膀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头顶有一根像竹蜻蜓似的鹅黄色呆毛,哦不,触角的那种。


尽管他觉得自己单手就能提溜起来这只妖精然后把他扔到厕所马桶里冲走。

还是煞有介事地开始在大脑里搜罗起故事来。


反正离说晚安还有好一会儿,打发打发时间吧。


—————


 <罗宾 - 张敬轩>


“唔……就你吧。”


被Love...

【仓亮】下行 (下)

*啊,不知道怎么放(上)的链接
*算了

啊,是刚学冲浪的时候买过的趴板啊。
锦户迷迷糊糊中这样想着。

一起一伏的脚步像柔和的浅浪,大仓的背像新手才会用的泡棉趴板。
身边是碧海,头顶烈日蓝天还有海鸥盘旋。

是值得记住的感觉,得记下来才行。
像以前一样。

锦户觉得自己记性还算不错。
一起吃香草味冰激凌的时候横山让他代付的钱没还,村上的日记本放在他房间左手第一个柜子的最下层抽屉,钥匙就藏在上一层抽屉装曲别针的塑料盒子里。

可是好记性也完全应付不来高中课业啊。

公式和算法就总是混淆得一塌糊涂,后座安田小声提醒的句子绝对不是日语发音。
被数学老师敲着脑袋训话的时候,他偶尔也想起过小时候认识的大仓。
换那家伙学的话肯定很轻松吧。

虽...

8 51

【仓亮】下行 (上)

*流水账

换季的时候天气总是反复。
前几天太阳分明出奇得灿烂,今天午后登时就狂风大作。
冷不丁在春寒料峭里打了个喷嚏,大仓忠义不禁又朝大衣里缩了缩,但并没有放慢脚步。

朝商业区走的路上,行人也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多。
影院楼前的巨幅海报板已经换上了当月最新的映画,不过好像并不是今天约好要看的那部。
他感觉自己有点像是在神游,腿上动作不停,脑袋却不知道已经开到哪家小差店吃饭了。

可能有些紧张。
绝对有些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单独两个人出来看电影啊。

“大仓——!这边这边!”

他听到声音下意识地抬头,眯着眼瞅了瞅马路对面。

对面也有个在大风里冻得缩头缩脑的小个子,只穿了件灰色帽衫看起来有些单薄。
一只手放在帽衫前兜里,然后把另一...

13 62

喜欢这个人。每天睡前躺在床上,把他从头到脚正着想一遍,再翻来覆去倒着想一遍。喜欢到没法分享,喜欢到词穷。只能手脚蜷缩在被窝里扑棱几下打个滚。最后想他一遍,睡觉。 ​​​

2
 

© 克洛斯霍尔5-7 | Powered by LOFTER